个极为侮辱人的工具在五年之前他也曾被手铐铐

  在不知不觉间,林傲雪似乎已经开始以苏锐为主了。
 
    “其实,说实话,我就是个粗人,不喜欢那么多的弯弯绕绕。”
 
    苏锐把酒杯轻轻的放在桌子上,道:“宋天祥,你今天请我们吃这顿饭,用意究竟是怎样的,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,既然大家都明白,又何必浪费生命浪费心思,摆出那么多的弯弯绕绕,直奔主题岂不是更好?”
 
    宋天祥看着苏锐,忽然感觉到有些心凉,是的,活了那么多年,一手创立了天祥集团,在商场上呼风唤雨,谈判桌上无往不利,可是这一次,他却发现自己竟然被这个年轻人三言两语就抢走了主动权!
 
    从一进门到现在,他所说的每一句话,都是在打乱自己的布置!很明显,他完全看清了自己的意图!
 
    宋天祥微微一笑,他还是要保持着淡定:“那好吧,既然你这么说了,我如果再顾左右而言他,就显得我太小家子气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身体微微后仰,靠在椅背上,看起来很放松:“这样的态度才对嘛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看到苏锐的坐姿之后,她微微提起来的心彻底的放下来,这位冰山姑娘已经明白,今天的事情完全交给苏锐处理便好,她一点都不需要担心。
 
    宋天祥冷笑:“今天,我要为我儿子来讨个说法。”
 
    “讨个说法?”苏锐的一双眼睛顿时微微眯了起来:“咎由自取,却要来讨说法?你有什么脸面来讨说法?”
 
    “宋亿利是我的儿子,就算他咎由自取,也该由我来管教,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手。”
 
    宋天祥说着,觉得自己隐隐到了爆发的边缘,因为宋亿利那浑身裹满了绷带的模样又呈现在他的眼前。
 
    那是自己的儿子,是自己的骨肉,哪个做父亲的看到儿子被打成了这个惨样会不心疼?
 
    “我不是插手,只是正当防卫而已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身体微微前倾,在谈判中,这是一个给对方造成压力的动作。
 
    “正当防卫?如果你是正当防卫,为什么要把他的肾给打到衰竭?你知不知道,如果晚送往医院两个小时,他就没命了!”宋天祥的身体因为生气而有些颤抖。
 
    “如果我不这样打他,说不定他已经把我杀了。”苏锐的眼神一片冰冷:“我就是为了保命而已,能给他留下一条命,已经是我手下留情了。”
 
    宋天祥还想说什么,可是不知道为何,一接触到苏锐那冰冷的眼神,竟然觉得自己嗓子发干大脑短路,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!
 
    打爆自己儿子的一个肾,还害得他脸上被缝了几十针,这叫手下留情?
 
    这明明是让人生不如死好不好!
 
    其实宋天祥是个好父亲,这一点无可否认。
 
    只是,有些时候,这些好父亲会因为对孩子的宠爱而做出一些头脑发热的事情。
 
    “你没有体会过脸上被缝针的绝望,你没有体会过一颗肾脏彻底崩溃的痛苦,你没有体会过这些东西,所以你才会下那么重的手,你几乎已经毁掉了他的一生!”
 
    “我毁掉他的一生?”苏锐嗤笑道:“你知不知道,你那个宝贝儿子毁掉了多少人的一生?他那些所作所为,我直接杀了他都不多!”
 
    “再者,你刚才说我没体会过这些东西,所以我才会下那么重的手,是么?”苏锐盯着宋天祥,眼神中绽放出寒光。
 
    “难道不是么?”宋天祥反问。
 
    苏锐冷笑,这冷笑中饱含着浓浓的嘲讽意味:“宋亿利这种伤,在我看来真的不算什么,比这再重的伤我也受过。”
 
    “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这些话吗”
 
    宋天祥自然不相信,可是苏锐却没有兴趣再解释下去。
 
    幸亏曾经遇到了那个隐居在山林间的老神医,幸亏有他特地调配的祛疤药水,否则自己这一身皮肤,还真的很像打了无数块补丁一样。
 
    毁掉一个肾,还有一个肾,至于宋亿利脸上的那些疤痕,在苏锐看来,更是连毛毛雨都算不上。毁容算什么?和真正的生命危险比起来,脸上缝针连毛毛雨都算不上!
 
    再说了,现在整容技术那么发达,男人都能变成女人,宋亿利还怕植不了皮?
 
    这样看来,苏锐对宋亿利真的是太仁慈太宽容太大度了。没把他杀掉,宋亿利都得磕头谢恩了!
 
    “无论如何,这都是犯罪。”宋天祥郑重的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看着对面的宋老板,眼神中的寒光逐渐收了起来,说道:“其实,你是个好父亲,你为儿子做这一切,无可厚非。”
 
    宋天祥一愣,不知道苏锐为什么会忽然说这些话。
 
    “只不过你的儿子实在太不堪,我劝你一句,如果想要整别人,先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,否则的话,说不定你真的会被你这宝贝儿子带进坑里。”
 
    说罢,苏锐看了满桌子的凉菜,对林傲雪说道:“傲雪,看来今天晚上这鸿门宴的主人也没啥诚意,要不我带你去外面小吃街凑合一顿好了。”
 
    “好。”林傲雪点了点头,干脆利落的站起身来,既然说好了以苏锐为主,那么她自然不会有半点意见。在这一点上,傲雪姑娘表现的还是非常不错的。
 
    可是,就当苏锐和林傲雪并肩准备走出去的时候,宋天祥站起身来,缓慢地说道:“我让你们走了吗?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153章 我保证
 
    “你没让我走,是我自己要走的。”苏锐摇了摇头,脸上带着嘲讽的意味。
 
    他不是没给过宋天祥机会,只是他自己不珍惜而已。
 
    “你要走,你走的了吗?”宋天祥说道:“我说过,今天我必须要一个说法。”
 
    苏锐干脆不走了,再次回到凳子上坐下:“你想要的说法,是什么?”
 
    宋天祥沉声说道:“很简单,你必须要受到法律的惩罚。”
 
    “法律?”苏锐闻言,怔了一下,然后嘲笑着说道:“看你是个老实人,我问你,你觉得是法律重要,还是道德重要?”
 
    宋天祥一时间没搞明白苏锐为什么会有此一问,不知道该用什么答案来回答。
 
    他确实不是个恶人,只不过是想给自己的孩子出口气。
 
    看着宋天祥的表现,苏锐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“虽然你年纪大了些,但是头脑还算清醒,法律固然重要,但在有些时候,道德才是衡量事情的那一把尺子。”
 
    宋天祥的眼中涌现出凝重之色,沉声说道:“我还是不能放你走。”
 
    苏锐摊了摊手:“那就看你能不能留得住了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在一旁不吭声,只是目光中渐渐开始凝聚着冷芒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从门外进来了四个警察,站在了苏锐的身旁。
 
    其中有一个警察已经掏出了明晃晃的手铐,他出示了一下工作证件,严声说道:“我们是宁海市局的刑警,你涉嫌一桩故意伤害案件,需要跟我们回去调查。”
 
    苏锐转脸看向宋天祥:“你这种手段未免太低级了些。”
 
    宋天祥摇了摇头:“你错了,有些时候,越低级的手段才越是有效果的。”
 
    “其实,你的心中自有是非对错的一把尺,可是为了儿子,你却心甘情愿的被蒙蔽了双眼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他刚说完,那个出示工作证的警察便不耐烦的说道:“啰嗦什么啰嗦,还不赶快带走!”
 
    说着,他身旁的一个警察就把手铐往苏锐的手上铐去!
 
    苏锐的眼中放出一抹寒光来:“配合调查就配合调查,没有必要非得带上这个东西吧。”
 
    在苏锐看来,手铐真的是个极为侮辱人的工具,在五年之前,他也曾被手铐铐住,不止,那一次不止有手铐,还有脚镣。
 
    因此,苏锐每次见到这个东西,心理上都会产生一些波动。
 
    对于心理素质极为出色的他而言,这种心理上的波动是极为罕见的,一旦波动出现,那么将预示着极为不好的后果。
 
    那名领头的警察说道:“犯罪嫌疑人,就要有犯罪嫌疑人的觉悟!还要讲什么条件!”
 
    苏锐却把手往后面一背,道:“我刚才没看清楚你的工作证,我也不知道你这个警察是真的还是假冒的。”
 
   
    这个叫马东方的刑警冷笑道:“这下可以跟我们走了吧?”
 
    “不能。”苏锐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“我没犯罪,凭什么跟你们走?”苏锐扬了扬眉毛。
 
    “好,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。”马东方说道:“到了局里,你自然就明白,这位宋先生已经把所有的证据都提供给我们了。”
 
    宋天祥微微点头,他真的不相信苏锐能够跟警察这种国家暴力机关相抗衡,除非有逆天到极点的关系,否则那些证据,足以把他今后的十年都囚禁在监狱里。
 
    林傲雪跨前一步,站在苏锐和马东方之间,声音一片清冷:“你们不能把他带走。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